想要成为强者,就不要回避心里的恐惧。
盖聂,《秦时明月》

资本



1977 年,法国社会学家 Pierre Bourdieu 提出了 Cultural Capital 的概念。这一概念在同年出版的布迪厄和另一法国社会学家 Jean Claud Passeron 的著作 “Reproduction in Education, Society and Culture” 中进一步得到阐述。布迪厄在后来的研究中把资本分为四种形式,另外三种为经济资本,社会资本【人脉带来的资源】和象征资本【个人声望、名誉带来的资源】。



  • Cultural Capital: 文化资本,一种文化的信号,能够将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区分开来。

    • Objectified Cultural Capital: 具体文化资本指的是具有文化含义的客观存在的物体。

    • Embodied Cultural Capital: 内含文化资本指知识、谈吐、审美、爱好等内含于个人的文化资本。

    • Institutionalized Cultural Capital: 制度文化资本则是指制度上被认可的文化资本,例如学历、职称等。

  • 文化资本越高,选择人文社科的可能性越大,选择理工科的可能性越小。



一个人用打败别人证明自己,那他已经输了。



隐忍



当一个人的心中,有着更高的山峰想要去攀登时,他就不会在意脚下的泥沼。



”一个人要忍耐这样的耻辱,这本身就需要更大的勇气。”

张良在评价韩信受辱的时候提到了这句话。在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之前,必然会遇到各种不尽人意的琐碎:种族歧视的老师、吵闹的室友、邻居烦人的狗叫等。大部分的人或许常年累月的抱怨倾诉、或许继续持续这样的生活好几年,但从未做出实际改变。也只有少数人会像韩信一样,在用最平静的方式去面对的同时,也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更远大的信念。遇到这类耻辱,我想我需要做的是更多的化耻辱为愤怒,如同电影爆裂鼓手里的主角一般,愤怒的敲打着每一下鼓面,然后终有一天彻底改变阶层,摆脱这样的环境。于是这类人会如同消失一般,彻底的死在我的生命里。

或许就如同 Taylor Swift 在她的歌曲 Mean 中所表达的:

And I can see you years from now in a bar talking over a football game

With that same big, loud opinion but nobody’s listening

Washed up and ranting about the same old bitter things

Drunk and rumbling on about how I can’t sing, but all you are is mean

All you are is mean, and a liar, and pathetic, and alone in life,

And mean, and mean, and mean, and mean

But some day, I’ll be living in a big ole city

And all you’re ever gonna be is mean. Yeah

Some day, I’ll be big enough so you can’t hit me



疫情期间抑郁情绪增加,昼夜颠倒的同时对于声音也极其敏感导致易怒。

人毕竟是社会性动物,需要和现实社会与自然产生联系。于是当我偶然看到曾经嗤之以鼻的抖音里,优秀的过来人正在分享他们的文化资本【他们的高质量生活、疫情期间的学习状态】的时候,我感到他们如同就在我身边共进退,心情会平复很多。产品是工具,至于怎么用,取决于人。


其他

  • 蚕食

  • 墨清石消除甲醛

  • 缓解抑郁:巧克力、奶茶、香蕉

  • 宴会香醋 + 老干妈作为饺子蘸料

  • 钱花了要有价值,痛苦了要有改变,不思进取却说经历过就好,这不是乐观,而是弱者的自我安慰。

  • «如何不喜欢一个人»

  • «理想国»

  • «社会心理学»

  • «Paradox of Choice»

    • 习得性无助
  • «反脆弱»

    • 我们常看到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,即给我们带来最大利益的并不是那些曾试图帮助我们的人,而是那些曾努力伤害我们但最后未能如愿的人。
  • «白日梦想家»

    •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: an ordinary, often ineffectual person who indulges in fantastic daydreams of personal triumph.